資源來自網絡,有版權爭議請郵件shufa_2015@163.com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書法理論 > 書法史 > 閱讀正文

商代甲骨文和金文

時間:2016-12-03  來源:  點擊:
廣告商鏈接:

商代甲骨文和金文

    商人是我國境內最古老的部族之一。根據歷史學家的研究,商人最早居住于中國東北地區,后來逐漸向南遷移,先后進入河北、山東、河南東部,最后遷徙到河南北部的殷墟。在商人的歷史上曾經產生過許多偉大的人物。商人傳說中的始祖契相傳為有絨氏女簡狄吞食玄鳥卵后感孕而生。相傳契長大后佐禹治水土有功,舜帝封契于商,賜姓子氏。契的孫子相土曾在夏朝擔任火正。《世本·作篇》記載“相土作乘馬”,即相土發明了馴馬駕車。商人的另一個先祖王亥曾服牛馴象.冥在夏朝擔任過司空。商人極富于想象力和創造力,而原始宗教充斥、主宰一切.在商人社會生活中有著十分重要的地位。從甲骨文就可以看出,負責祭祀占卜、溝通天地人神的貞人影響巨大,舉凡軍國大事、生兒育女、氣候變化、狩獵、出行等等,都要舉行占卜以詢問鬼神。所以《禮記·表記》說:“殷人尊神,率民以事神,先鬼而后禮,先罰而后賞,尊而不親。”商人的宗教觀念和情感還充分表現在用于祭祀的青銅器皿上,其種類之多,制作之精,造型之豐富無不令人嘆為觀止。而崇尚巫術和原始宗教卻為我們留下了極其重要的副產品—漢字的創造以及用于刻寫記錄文字內容的載體—甲骨文和金文。
    商代甲骨文的出土地在河南安陽西北的小屯村。到目前為止,安陽殷墟累計出土甲骨十幾萬片,分別被收藏于國內各大博物館和日本、美國、英國等國家。從已經發現的刻有文字的甲骨中搜集的單個甲骨文約有5000左右,而得到識別的目前只有1500個左右。

商代甲骨文和金文(二)


    殷墟卜辭的內容十分豐富。陳夢家先生在《殷墟卜辭綜述》中將其分為六類:

    一、祭祀對祖先與自然神抵的祭祀求告等。
    二、天時風、雨、雪、水及天變等.
    三、年成年成與農事等。
    四、征伐與方國的戰爭、交涉等。
    五、王事田獵、游止、疾病、生子等。
    六、旬夕對今夕來旬的卜問。
    因為小屯殷墟所出土的甲骨卜辭是商王室的卜辭,所以占卜的內容以時王為中心。從其對某些事類占卜的頻繁,可以反映商王所關心的是國境的安全,年成的豐足,逸樂和對于祖先、自然的崇拜。”(陳夢家《殷墟卜辭綜述》第一章)
    一篇完整的卜辭主要包括四個部分:一、前辭,記卜之日及卜人名字.二、命辭,即命龜之辭。三、占辭,即因兆以定吉兇。四、驗辭,即既卜之后記錄應驗的事實。除占卜之外,也有少數非卜辭的刻辭,包括卜事刻辭、記事刻辭、表譜刻辭等。刻辭材料除了龜甲之外,尚有牛頭骨、鹿頭骨、鹿角、鰲甲、牛雕骨、人頭骨、玉器、陶器、石器等。卜辭多數不長,個別的在50字以上,最多的可達100字以上。《尚書·多士》說“惟殷先人,有冊有典”。殷人的典冊本應書于竹木之上,

今已無存。而殷墟甲骨上的刻辭實際上也是王室文書檔案。殷墟甲骨文的實際創造者和掌握者是當時的巫史。巫史和殷王一起同操政治大權,都是占卜的主持者,集巫術家、書法家于一身,輔佐殷王,佑贊王事,地位顯赫。因此郭沫若先生在《殷契萃編·自序》中曾經說:

        卜辭契于龜骨,其契之精而字之美,每令吾葷數
    千載后人神往。文字作風且因人因世而異。大抵式丁
    之世,字多雄偉;帝乙之世,文咸秀麗……固亦間有
    草率息就者,多見于漂辛、康丁之世,然雖涂倒而多
    姿.且亦自成其一格……足知存世契文,實為一代法
    書,而書之契之者,乃殷世之性、王、顏、柳也。

    與同時期象形化的金文相比,甲骨文由于是契刻文字,為契刻的方便而在形體上頗多省簡,使其圖畫性逐漸降低,符號性日漸增加,這種簡化和演變在商代甲骨文二百多年的發展歷程中一直在持續。

商代甲骨文和金文(三)


    按照商周時期的社會結構,巫史卜祝一類專業性很強的職官和百工往往在一些家族中世代傳承,這也是氏族時代文化的重要特征之一。商代甲骨文的契刻者也應當是這樣一類世守其業的家族。所以,盡管在殷商甲骨文二百多年的發展歷程中各期甲骨文書法的藝術特征并不相同.卻可以明顯地劃分為幾個大組,各大組作品之間有明顯的繼承關系。叢文俊先生總結史學界研究甲骨文的最新分期將商代甲骨文劃分為幾個大組:
    1.自組卜辭,系商王武丁時代早期。這個時期的貞人有千、自、扶、葉、勺等。自組卜辭的突出特點是在字形上較多地保留了象形字的原生狀態,部分字的刻寫顯示出開始簡化的趨勢,原型字與簡化字共存。根據李學勤、彭裕商先生的劃分,Wlft卜辭可分為大字類、大字類附屬、小字類、小字二類、其他小字類和小字類附屬五個部分。就風格水平而言,大字類字形契刻工整美觀,個別作品工藝精湛、秩序嚴明.也有的作品風格潦草。因為是從書寫到刻寫的初期,所以不少大字類作品的字體風格近于手寫。小字類的時間略晚,與大字類風格不同,應屬于兩個獨立的傳承系統或家族。小字類的契刻水平也較大字類為高,雖然風格各異,但從這些作品中可以看出,甲骨文書法開始確立起自己獨特的式樣和形質。
    2.賓組卜辭。分為自賓間組、賓組一類和賓組二類。賓組卜辭所見的貞人有王、賓、爭、內、者、韋、永、吏、古等,并以賓組一類大字最有代表性。賓組一類大字作品字勢挺拔,結體工美,契刻技法完備。而賓組一類中有一類作品字勢開闊宏偉,契刻技藝高超,數量也較多。賓組二類作品字形大小不一,變化較大。
    3.歷組卜辭。貞人只有“歷”一人,但作品很多,面貌也比較復雜,可大致分為歷組一類和歷組二類,時間約當武丁至祖庚時期。歷組一類又可細分為A類B類。歷組二類又可分為A, B, C三類.就書法而言,歷組一B類字形較大,線條勁直方折,簡率粗獷.歷組-A類字形修長,結體緊密,刀法嫻熟,方圓兼備,清奇秀美,個性顯著。歷組二B類變化較多,或樸拙生動,或線條厚重,或字形參差,或精細勻美,各有千秋。
    4.出組卜辭。根據李學勤、彭裕商先生的研究,出組卜辭可分為二類,二類又可各自細分為A, B兩個小類。其時間上限在武丁末期,下限在祖甲末期。出組時期的貞人有兄、出、大、逐、中、即、喜、旅、洋、尹等。其作品風格各異,或精巧而秀媚,或率意而灑脫。刀法極其純熟,單刀、雙刀、重刀、中鋒、側鋒等技法隨意運用,顯示出這一時期甲骨文契刻技法的高度成熟。
    5.何組卜辭。時間跨度較大,第一類上起武丁晚期,歷祖庚、祖甲二世.第二類約當康辛時期。第三類為康丁至武乙中期.該時期的貞人有何、ME,彭、專、寧、狄、大、逆等。第一類作品字形較小,契刻草率。第二類作品字勢疏瘦,端正沉著;第三類作品字形較大而不勻整。

。 商代甲骨文和金文(四)

    6.無名組卜辭。這一組卜辭不書貞人。時間跨度上起祖甲,下至文丁。書法風格各異,或體勢縱長而端莊,或線條瘦而堅實,輕震變化較小;或結體散漫,線條瘦弱;或剛健清新,線條道美。契刻風格的不同反映出這些作品出白不同的傳承系統。
    7.黃組卜辭。系文丁、帝乙、帝辛三個時期的作品,貞人有王、黃、派、通、立等。刻辭數量眾多,而書法風格變化不大,說明此時甲骨文書法的契刻和傳承系統比較穩定。這一組作品普遍使用小字,最小的和黍米差不多大小,玲瓏秀美,顯示出十分高超的契刻水平。而大部分作品刻寫工整,秀雅俊逸,為甲份文書法的上乘之作。(以上見叢文俊《中國書法史·先秦秦代卷,第二章。江蘇教育出版社)
    除了契刻的甲骨文,殷墟遺址還發現了一些墨書和朱書遺跡。雖然數盆不多,卻代表了當時文字用毛筆書寫的原貌。從這些墨跡的書寫情況看,它們與契刻的甲骨文書法之間是相互影響、相互促進的。甲骨文的契刻使書寫走向簡化,而毛筆書寫又受到甲骨文字契刻的影響,逐漸在發展中完善了點畫形態和筆畫、筆順等要素,并進一步走向書寫性和裝飾性的結合,直到走上獨立的發展道路。
    商代青銅器上的裝飾文字和銘文的用途,叢文俊先生總結為以下幾種:1、器主的族名徽識。從單個字到數字的復合形式等都有。2.族名與廟號。3.職官名。4.器主私名。5.祭祀對象的身份和廟號。(叢文俊《中國書法史·先秦秦漢卷》第二章)
    商代和周代的青銅器銘文之中發現不少迄今仍無法完全闡釋的圖案化文字,學者們猜測,這些圖案可能與當時這些青銅器所屬的部族有一定關聯。這些被稱之為族徽的文字圖案,其真正含義無法確解。如在兩個簽替紋之間央著一條夔龍;一柄大錢加諸人頸之上,頭已被砍去。如果聯想到《左傳》所講的“國之大事,在祀與戎”,則這個圖案就有了紀念戰爭勝利或辟邪一類的作用了。一個圖案是上面兩只眼睛,下方一條牛,牛的周圍有柵欄。另一個圖案是在亞字形的框架中有一只鳥,鳥的左邊是“父丁”二字和另外兩個文字形圖案。一個圖案是一個人雙手持串貝,下方為“父丁”二字。還有一個圖案則已經可以解讀,文為“戈祝乍父丁彝”。族徽一類文字圖案的主要特點是文字和裝飾性圖案相混雜,客觀的描寫和神秘的宗教氣息相融為一,不僅給我們帶來生動的美感,還引發我們無數的聯想。至于職官之名、器主私名和祭祀對象的身份和廟號等雖然數量不少,其意義卻遠沒有族徽和紀事性質的文字重要。
    紀事性質的青銅器銘文除了自身的書法意義,還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這一類銘文主要集中在商代晚期的帝乙和帝辛時期。就書法藝術而言,商代青銅器銘文表現出典型的金文藝術早期特征:銘文格式不統一、書體風格不統一、文字與器身花紋的搭配不統一等。因此,這些商代青銅器銘文的藝術價值高低也有很大差別。有的與甲骨文接近,點畫細勁瘦硬,甚至在器范制作時明顯使用甲骨文的契刻手法。如帝乙時期的《小臣俞尊銘》。有的裝飾性非常濃厚,如作于帝辛時期的《二祀郊其壺》,其點畫線條似乎剛剛從甲骨文中脫離出來,又加上了裝飾。《四祀郊其壺》點畫粗獷肥厚.而《六祀郊其壺》的銘文已經達到了比較自由隨意的境界,銘文本身的神秘氣氛正在逐步消失。(陳夢家《殷墟卜辭綜述,第一章)又如《宰甫肖銘》的書法,是早期金文書法的典型,用筆粗重,點畫結體缺少變化,甚至有些呆板,但含有一種雄渾之氣。結字茂密.而行間相對疏落均勻,沒有擁迫感,點畫肥厚遒勁,自由奔放,達到了相當的水平。其他商代晚期青銅器銘文如《小臣邑邵銘》、《訊鼎銘》等,也都各有特色。《以上諸器皆見《青銅器銘文選》卷一文物出版社)而尤其以《訊鼎銘》的銘文書法為出色,莊重大氣,堪與周代金文相媲美。《羅振玉《三代吉金文存》)


。 商代甲骨文和金文(五)

    商人祭祀崇拜的對象除了商人的先祖外,還包括了天地山川、日月風云等。考古出土的商代青銅器中,用于祭祀的禮器占了絕大多數.不僅種類繁多,且圖案繁雜,制作精美,充滿了神秘氣息。而文字又是商代青銅器裝飾中重要的一部分。因此,我們不能將商代的金文與青銅器本身的裝飾圖案截然分開。在商代人的心目中,青銅器上所鑄造的文字都象征著某種莊嚴神圣的意義和宗教情感。因此,盡管這些文字被鑄在器內、器底或器表不太引人注意的地方,卻絲毫不影響其意義的發揮。這些文字不僅代表著族徽、族名和廟號、職官,更代表著先祖的業績、光輝、自然的崇拜和財富繼承關系,代表著某種神秘的力量,代表著后人對先人的緬懷、歌頌和向往。在商代,文字是巫師或貞人用來溝通天地鬼神、與神靈對話的主要形式之一,所以要加以精心的美化,并與美輪美奧、神秘莫測的青銅器紋飾相呼應.數千年后的今天,盡管我們已經不需要像商代人那樣用充滿宗教情感的眼睛去看待這些文字.卻可以欣賞它們帶給我們的如大海洪波、變化萬千的物象之美和豐富的美感聯想。它們的質樸和真率使我們可以真切地感受到這些文字以外的“字外之奇”。(梁武帝《觀錘舞筆法十二意》)

    商代金文與甲骨文同步而異趣。在青銅器上鑄造文字的難度遠遠超過在甲骨上刻字,但由于字體加大,筆畫厚重,反而更容易使字體規范化,更富于裝飾美。又由于在鑄造之前先要用毛筆書寫,因此金文書法更富于書法藝術的造型情趣,漢字作為象形文字的種種特點都能得到淋漓盡致的發揮。宗白華先生在《中國書法中的美學思想》一文中說:

        中國古代商周青鋼器銘文里所表現的章法
    美,令人相信倉領四目窺見了宇宙的神奇,獲
    得自然界最深妙的形式的秘密……通過結構的
    跳密,點畫的輕重,行筆的緩急,表現作者對
    形象的情感,發扦自己的意境,就像音樂藝術
    從自然界的群聲里抽出純潔的‘樂音’來,發
    展這樂音間相互組合的規律。用強弱、高低、
    節奏、旋律等有規則的變化來表現自然界、社
    會界的形象和自心的情感。

。 商代甲骨文和金文(六)

    金文和甲骨文一樣,將象形的圖畫模擬逐漸演化成凈化的抽象的線條和結構。這種凈化了的線條是真正的“有意味的形式,(李澤厚《美的歷程》)是構成中國書法藝術之美的基礎.它活潑生動,富于暗示性和表現力。以后,這種線條美變成了中國各類造型和表現藝術的靈魂。
 

廣告商鏈接:

猜您也喜歡

  • 長槍大戟 離經叛道—黃庭堅嶄新的線條語言形式
    長槍大戟 離經叛道—黃庭堅嶄新的線條語言形式
  • 張謇書法:古雅多情張寶寶
    張謇書法:古雅多情張寶寶
  • 舊德醉心如美酒——王國維書法
    舊德醉心如美酒——王國維書法
  • 翰林妙手 獨鐘千文—書家與《千字文》
    翰林妙手 獨鐘千文—書家與《千字文》

  • 本欄最新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