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源來自網絡,有版權爭議請郵件shufa_2015@163.com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書法理論 > 書法史 > 閱讀正文

姚孟起謂書之焚在“工夫”與“精神”

時間:2015-03-17  來源:  點擊:
廣告商鏈接:
姚孟起謂書之焚在“工夫”與“精神”
    姚孟起生卒年及生平不詳,他的書學思想,集中反映在其《字學憶參》中。他認為書法創造之大要,不在形式上的各種禁忌,工夫和精神才是書法美的根本。
        工夫深,雖枯亦潤;精神足,雖瘦亦肥。
    他認為:晉人書“形不貫而氣貫;唐人書,形氣俱貫”。各有特色,也各有藝術個性。在創造上,他要求“意居筆先,神隨法立”。意居筆先是老話,“神隨法立”不是講有“法”才有“神”,而是講“法”為“神”而立,他認為這是書法之大要。古人講法度,講用法,因何而用?據何而用?集中到一點是“神”、“精神”,“法”是為表現“神采”而用的。
        “振衣千初崗,灌足萬里流。”作書須有此氣象。而其細心運意又如穿針者
    束絲納孔,毫厘不差,便是中竅。
        氣盛,則言之短長,聲之高下皆宜。書亦如之。
    所有這些,講的全是精神,只不過換個說法。除了比較各個書家不同的形式風格,他的《字學憶參》一卷,幾乎不講技法,只講書理,只講美學思想。他認為:
        字可古,不可舊;塵可舊,塵凈則古,古則新。
    通常,“古”“舊”是聯系在一起的,“新”“舊”是對立的。在這里,姚孟起偏把古、舊分開了,把“新”“古”作為對義詞聯在一起。      這不是文字游戲,這里有辯證法。他所指的“古”是古樸,古雅、真拙。在藝術里,這些永遠是有生命的。所指的“舊”是陳舊、陳腐、老朽,雖可能有古的形式,但沒有“古”的美學精神。實際上不僅是面目陳腐(專以別人的面目為面目),而且是創作心志為時垢所蒙,媚俗取好,百般點綴,雖似求新,實則陳腐沒有生命。而心靈上塵垢凈除的人,天真自然,返璞樸歸真,是時人所冀求的古代藝術常有的特征。既合古法,又有常新的生命,所以他又說:
        清心寡欲,字亦精神,是誠中形外的一證。
顯然這些話都是有針對性的,不過說得比較含蓄。
    姚孟起也不強求生臨古碑而強調品其神韻,以自己的性靈人書。他的說法是:
        一部《金剛經》為從生說法,而又教人離相。學古人書.是聽佛說法也。
    識得秦、漢、晉、唐書法之妙,會以自己性靈,是處處離相成佛道因由。
        古碑貴熟看,不貴生臨。得其妙,筆始入神。琴古之法,如鬼享祭,吸其
    氣,不食其質。
        古碑無不可學,漢代摩崖,手不能幕者,幕以心。心識其妙,手亦從之。
        學漢、魏、晉、唐諸碑帖,各各還他神情面目。不可有我在,有我便俗;追
    純熟后,會得眾長,又不可無我在,無我便雜。
        《金經》云:非法、非非法,悟得此說,食古無不化。
    講從古人汲取營養和如何汲取,為何汲取,姚講得最精到,所謂“初學古人不可有我,有我便俗”,這意思是說:臨古階段,自己審美修養差,工力不逮,強調表現我,就難以學得古人,反而出現我的未經鍛煉提高的俗態。逐步純熟以后,又要以強烈的自我決定取舍,各種碑石法帖的優長揉合而為自己的藝術手段。此時如果沒有自我.不知取舍、變化,不知揉合,就會手雜—是否一定都是這樣,當然還可以考慮。每個人起點不同,書內書外基礎修養不同,是不能用一種方法限定的。姚孟起的思想雖較前人開放,但也還有將經驗絕對化的地方。不過總的來說,他還是盡量用發展的觀點看問題,注意事物本身的矛盾統一性。     姚孟起謂書之焚在“工夫”與“精神”(2)      
    他也主張“寧拙毋巧”,不過他不是反對“巧”,而是反對“強事離奇”:
        熟能生巧。強事離奇,魔道也。弄巧成拙,不如守拙。
    他贊成“巧”,肯定“巧”的審美價值,但要熟諳藝術規律,自然產生的巧。技法不熟,功夫不深,強事離奇,就是魔道;“弄巧”就是強事離奇。強事離奇,便扭泥作態,全無真趣,反不如老老實實。守拙就是保持率真,盡其自然。這既是宋人的“得之自然”的繼承,也是傅山“寧丑毋媚”,“寧拙毋巧”的美學觀的繼承,但比傅山要全面。
    他也把“拙”看做是一種不可強求的時代精神。說:
        秦漢之書,巧處可及,拙處不可及。
    即作為技術的“巧”,后來人是可以達到的。但是秦漢人之“拙”,不是以技巧創造出的,而是時代精神氣格的自然流露,因此,是后人不可達到的。這與梁同書的時代氣運觀有共同處。
    正因為他反對‘.弄巧”,主張“弄巧”不如“守拙”,對于古人所創造的法度的學習和掌握,他辯證地把“學技法”與“得自然”統一起來:
          書無定法。莫非自然之謂法。
    這是很深刻的思想。法在自然中,法從自然來。盡得自然就是“法”。又是對“筆筆有出處”、“字字有來歷”那種食古不化的書學觀的直接批判。而且舉出例證說:

        隸法推漢,楷法推晉,以其自然也。唐人視法太嚴,故隸不及漢,楷不及
    晉。
真是一針見血。相反,到了北宋,書家沒有為唐法所縛:
        蘇書左伸右縮,米書左縮右伸,皆自出新意,不落古人案臼。
各有各的境界、意趣,不能說他們沒有法度。這都是元明人所不曾有、也不敢有的思想觀點,但又是確有見地的思想觀點。
    為什么以前人沒有這種見識?為什么此時的思想認識這般活躍?看看整個形勢,就知道一場大變動大突破已在躁動之中了。他們許多論點,大都有前人、時人書論的淵源。但又不是陳言的重復,而有自己的生發。如他講書之生熟間題,就不同于董其昌等人。他說:
        書貴熟,熟則樂。
意思是作為基本技法,貴精熟,貴得心應手。得心應手,心手雙暢,就是可樂之事。接著他又說:
        書忌熟,熟則俗。
如果只有技術的精熟,而沒有藝術境界的不斷追求,不能表現高尚的情性、學養、審美境界,這種熟,便是俗,并無多大的藝術價值。這兩句話是從兩個不同層次講,但兩個層次又須聯系在一起,不可分割。技巧不熟不行,只有技巧的熟而不能努力充實以學養也不行。
廣告商鏈接:

猜您也喜歡

  • 放膽超霸氣橫生—倔強剛狠的《衡方碑》
    放膽超霸氣橫生—倔強剛狠的《衡方碑》
  • 用筆內擫 章法險絕—倪元璐的緊促焦渴
    用筆內擫 章法險絕—倪元璐的緊促焦渴
  • 抱璞懷玉亦莊亦諧—嚴獨鶴書法
    抱璞懷玉亦莊亦諧—嚴獨鶴書法
  • 悠然心會 妙處難說——張孝祥的狀元書法
    悠然心會 妙處難說——張孝祥的狀元書法

  • 本欄最新
    mg电子游戏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